付款容易退款难 如何避开在线教育的陷阱

  疫情暴发后,线下辅导班被迫停止营业,造就了在线教育的火爆

  作者: 孙维维

  为了能够追回11888元的网课预付款,深圳白领郭莉耗时半年,从深圳追到上海。在上海闵行区消保委的协调下,她和在线教育平台WinKey英启在线英语(下称“WinKey”)签订了调解协议书,然而在疫情期间,平台“跑路”了,她的钱还是打了水漂。

  今年央视“3·15”晚会也收到了数百封投诉嗨学网的邮件,在近期曝光了嗨学网学员退款难的问题。

  启信宝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有接近25万家在线教育相关企业,其中存续状态的接近20万家。2020年1~7月,有2.5万家在线教育企业注册成立,平均每天新增120家。同时,注销企业数量也在今年6月达到近两年半来的峰值。

  新冠肺炎疫情促成了在线教育的火爆,但诸多问题也在浮出水面,退费难位列榜首。

  半年追款无果

  2019年7月,郭莉在网上了解到“WinKey”提供一对一的少儿外教英语课程。郭莉的孩子3岁,在跟销售人员在网上聊了几次后,她心动了。

  “当时销售承诺试听不满意可以全额退款,我就花了11888元买了半年课程。”郭莉说。

  当试听结束后,郭莉对该课程并不满意,希望退款,但她没想到的是,买课容易退款难。为了退款,她经历了长达半年的扯皮推诿,最后等来的是企业关门跑路。

  WinKey成立于2014年,隶属于上海光语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光语文化”),主营一对一在线少儿外教课程。

  2019年12月19日,郭莉的朋友接受委托来到光语文化的办公室。在消保委的调解下,光语文化同意在2020年1月24日前以银行转账的方式把11888元学费退给郭莉。

  可是郭莉并没有等到退款,等到的是Winkey的“跑路”。2月3日,Winkey向家长发布《致学员和家长的道歉信》(下称《道歉信》),表示机构现金流告急。记者查阅启信宝发现,光语文化出现经营异常,从2020年2月28日起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已经无法联系。

  Winkey大量正在上课的学员要怎么办?

  《道歉信》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将现有学员的未耗课时转至另一培训机构快酷英语,快酷英语将提供1个月有效期总数为10节的菲律宾籍外教过渡课程。10节套餐结束后,学员可以选择购买一定数量的快酷英语课程,而Winkey原有课程将转为套餐中的增课。

  按照方案,为了用完原来的课程需要另外花钱购买新课程,并且在3个月内上完课程套餐几乎是不可能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经营者以预收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应当按照约定提供。未按照约定提供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履行约定或者退回预付款;并应当承担预付款的利息、消费者必须支付的合理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