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民宿众生相:几家欢喜几家愁_【时代

疫情之下,民宿众生相:几家欢喜几家愁

时间: 2020-06-08 15:58 来源: 未知 编辑: winwen 收藏 百度搜索本文

    2020年,旅游和民宿行业受到疫情的冲击与震荡着实不小,在初期甚至传出“行业清零”的论断,那么,走到今天的民宿行业,生存状况究竟如何?

    笔者带着这个问题,走访了多位民宿房东,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民宿行业。

年入200万,为抗疫打下殷实“家底”

     “疫情对我们的影响,已经基本结束了。我们民宿现在的入住率已经恢复到90%,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杭州猫咛民宿房东猫姐的语气中充满底气。“春节期间各家都在退单,我们也不例外,但在现金流的问题上,我们算比较幸运的。”当问及底气的来源时,猫姐表示,“去年一年我们的收入大概200多万,其中160多万是来自木鸟民宿(平台),就是这些钱为疫情打下殷实的“家底”,帮我们撑过疫情,并且在疫情期间没有耽误房源的扩张与装修。也许是因为房源升级、服务提升以及运营专业化,今年的入住率甚至比去年还高一些,也让我们得以快速从疫情中走出来。”

    “今年我们的计划是上新50套网红民宿,这也是原定计划,杭州和无锡的新房源已经上线,接下来会在江苏继续拓新。”采访的最后,猫姐向笔者介绍猫咛民宿未来的发展和规划,丝毫感受不到任何因疫情影响产生的阴霾感,仿佛疫情对她们而言从未来过。

    定位清晰,思路明确,资金充足,成就了今天的猫咛民宿,她或许是民宿界的幸运儿,却也是民宿从业者中那些不畏前行的勇敢者们的缩影。

抗下30万退单,咬牙坚持扩张与创新

    春节期间,原本是旅游旺季,但是因为武汉封城,疫情蔓延,几乎全民宿行业的房东都感受了一把什么叫“退单如潮”。

    “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像是在做梦,短短几天时间,退掉30多万的订单,”彼家民宿房东阿龙向笔者回忆当时的情境,“真是有点撑不住。”

    在被问到现在订单的恢复情况,阿龙回答道:“现在的入住率只有14%,跟去年的70%还相差甚远,主要原因是长隆还没有正式对外开放。但是我个人对民宿市场还是充满信心的,因为我们的订单主要是源自途家、木鸟和爱彼迎这三家平台,我们最近新参与的是木鸟平台的民宿预售活动,其他平台也会有各种活动帮助我们增加提单和订单,只要继续坚持,等疫情完全结束,我对后期的订单并没有太多担心。”

    笔者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阿龙已经坐上地铁,去看广州市区的房子,着手其他几套民宿的装修与准备工作。“我们原本是打算向其他城市扩张的,现在因为疫情导致资金不充足,所以外延计划暂时搁浅,目光转回广东省和广州市,做几套不同于现在风格的城市民宿,也是针对现在同质化严重的一个尝试,设计一些新的装修风格,缓解用户审美疲劳,也给我们多带订单。”

    疫情虽然影响了彼家民宿的拓新范围,但是扩张的脚步没有停。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剩下来坚持创新、继续扩张的民宿主们,将带着更多精雕细琢的产品回归用户视野。

无奈之下,带着遗憾与不甘离场

    经营民宿2年的木林先生,打算趁着疫情出手自己的5套民宿,之前经营状况一般,一直不愿意放弃,疫情打破了坚持的最后一道防线。

    “其实,我能感觉到,这两年民宿市场发展的速度太快了,很多好看又服务好的民宿涌现出来,抢走了大部分的用户。当然也剩下一小部分重视性价比的用户。期间我也想过翻新重装,但是成本支出还是很大,也一直拖着没动。现在疫情,想装修也没钱,没有其他选择,也只能离开了。”

    木林先生告诉笔者,像他这种转让退圈的民宿还有很多,“在我们那个房东群里,最多的时候每天都能看到十几条转让消息。”但其实这个时期出手也并不容易,木林先生感觉自己很幸运,“因为地段好,价格压的更低,才能顺利出手。其实,还有很多人直到现在也没找到合适的接盘人。”

    再被问到以后还会不会再做民宿,木林先生坦言,“当年是年少轻狂,直接杀入民宿行业,开始也是挣到钱的,只不过后来精力和金钱都有限,也没好好弄了。以后也有可能再当回民宿房东,但是一定会先做足功课,多攒点钱,做个不一样的民宿。”

疫情之下,民宿众生相:几家欢笑几家愁。

    民宿风头正盛之时,或许是因为梦想,或许是秉持情怀,亦或许单纯就是为了赚钱,不少人涌入民宿行业,加入到房东的行列。

    2020年过后,当初入局的愿望实现了吗?

    是岁月风干了理想,还是理想丰满了岁月。

    每个民宿房东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