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垦荒人”扎根浙江大陈岛

中新网台州10月3日电(范宇斌 屈扬帆)63年前,一艘大木船风雨飘摇中从浙江宁波象山来到一穷二白的台州大陈岛。陶尚玉夫妇带着几个年幼的孩子来到这个陌生的岛屿,一垦荒就是一辈子,一扎根就是三代人。

陶尚玉回忆道,1957年,一名乡镇干部敲开了他们位于象山的家门,说了什么他记不清了,只知道父母告诉他,“我们要去大陈岛了。”

陶家三代合影。椒江发布供图

那一天的风很大,年仅7岁的陶强法懵懂地随着父母登上了那艘大木船。他不知道,这一趟远行至此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从此记忆中那个模糊的家永远成了过去。而远方那个小岛,开启了他全新的人生旅程。和他们一起登船的有近20户家庭,大多都是附近村庄的渔民和农民。

垦荒岁月清贫而充实

1956年至1960年,467名青年响应团中央“建设伟大祖国的大陈岛”号召登上大陈岛,奋力垦荒。

来到大陈岛后,陶强法的父亲陶尚玉上船带那些垦荒队员出海捕鱼,而他的母亲郑秀英则教垦荒队员做农活。那时,陶强法一家人住在浪通门一个漏风漏雨的破房子里,日子清贫而充实。他印象中,当初的大陈岛破破烂烂的,到隔壁村得爬山绕很久。

垦荒队员大多比陶强法大十几岁,陶强法记不清他们的脸,但他们黝黑而有力量的手臂、冬天里皲裂的手、煤油灯下的窃窃私语,却印刻在他的脑海里。

“我爸的渔船有时候一走就是一个月,我们日常在食堂吃饭,基本就是一块豆腐块大小的米饭,吃不饱也饿不死。”陶强法说,当时虽在海岛,但能吃到的海鲜只有带鱼。渔船归来,船上那些海鲜都是要上交的,可望而不可及。

1960年,垦荒队员完成了历史的任务,他们在陶尚玉等一批“老师头”的带领下迅速成长,捕鱼的捕鱼、养殖的养殖、种地的种地……来时是懵懂的青年,走时已是捕鱼、农活好手。

经过5年垦荒,大陈岛的变化翻天覆地,断壁残垣变成了整齐的房屋,小路修成了大路,筑坝造起了水库,还有了电灯,学校、医院、文化站、广播站也都相继建立。

渔民的“黄金年代”

作为大陈岛职业“船老大”一员,陶尚玉几十年在海上讨生活。航行轨迹最北到江苏渔场,最南到闽东渔场。